首页 > 历史 > 上海女知青吃什么让村民变色:这些人甚至吃“鬼脸”

上海女知青吃什么让村民变色:这些人甚至吃“鬼脸”

刘羡2021-06-09 21:20:01  阅读次数:

不同于陕西的老风俗,大闸蟹在门口晒干晒干驱鬼,这里的村民根本不碰,长期把大闸蟹当成糟蹋大米的害虫。螃蟹很小,通常超过二分之一,非常活跃。虽然不是“大闸蟹”的规格,但毕竟是螃蟹。上海人到了,当地人都吓坏了:这些人竟然敢吃“鬼脸”(当地人这么叫)!

01e58f5354ebc.jpg

女知青数据图

本文摘自:新民周刊,作者:胡展奋,原题为: 《来自上海的女知青》

上海女性,首先是上海都市氛围的产物,是独特的亚文化集群,与祖籍无关。就像“上海人”这个概念,你的祖籍可以多种多样,但一旦你在这个城市集中精力,这个强大的“染缸”和窑就会随着时间的沉淀产生独特的甘露。如果洒满祖国,那将是一股令人愉悦的上海香。

我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在皖南“流放”了十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蜗牛女孩》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上海姑娘像蒲公英种子一样撒得到处都是。皖南虽然不是上海年轻女性集中的大区域,但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因为它曾经是各地知青羡慕的“福地”,因为它靠近上海。大致分为两个社区,一个是插队的农场和女知青,一个是小三线的女工。后者的生存门槛明显好于前者。

我去安徽宁国县上海胜利水泥厂,第一次和后者住在一起,给人的印象是“特别会住”。

皖南水田属于长江水系,螃蟹数不胜数,但当地人不吃螃蟹。不同于陕西的老风俗,大闸蟹在门口晒干晒干驱鬼,这里的村民根本不碰,视其为长期糟蹋大米的害虫。螃蟹很小,通常超过二分之一,非常活跃。虽然不是“大闸蟹”的规格,但毕竟是螃蟹。上海人到了,当地人都吓坏了:这些人竟然敢吃“鬼脸”(当地人这么叫)!

在她们眼里,上海女人特别彪悍,喊男人去田里抓螃蟹,抓黄鳝(村民也不吃),抓“鬼脸”,直接捏脚,用尼龙板刷,多种吃法。一两片面条在笼子里油炸和蒸.

问题是螃蟹的味道无敌。当地农民先四处看看,大胆尝试,势不可挡。“鬼脸比大肉强多了”!因此,在蛋白质高度短缺的时代,上海女性的“鬼脸吃”促进了许多人的健康,可谓功德无量。

然而,材料仍然短缺。工厂的门市部经常卖海带。几个女青年在家里宿舍烧的海带,远比食堂的好。我们走到门口,发现他们把海带泡在淘米水里,然后蒸熟,再用烧碱揉一遍。做饭的时候,扔一小块肥肉,加点醋。吃糯米的时候有酥性,酥米里有糯米,没有任何腥味。

上海有好几个妹子,买的韭菜苗、蒜苗都吃不到。那时候没有冰箱,你就用白菜叶子包起来,用绳子捆起来,放在阴凉的地方。他们没淋湿,半个月没腐烂。

宝珍是个没怎么关注的上海姑娘。她和我一起在山里报到(水泥厂就在山门口,我们管进厂叫进山)。她在一个班(刚报到的年轻工人要上课学习)。她不漂亮,但她的态度很冷淡。当时大家都在追求“进步”。班里的发言很政治,很主流,但是轮到她发言了。时间久了,大家都被她边缘化了。有时候他们在搞青春活动的时候故意不打电话给她。对她来说无所谓,但生活一天天地在进行。时间久了,不知怎么的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周围的男孩一无所有地跑向她

皖南有很多干果。出于某种原因,宝珍特别擅长吃和做干果。比如皖南红枣很多,但只有宝珍的红枣没有核,很清爽。如果下雨,大家可以边聊天边吃一大筐“空心红枣”。一边吃一边想,我觉得手剥是不可能的,一点都不干净。她是怎么做到的?

刘羡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