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知青回忆:睡前必须做的功课是用煤油灯烤蚊子

老知青回忆:睡前必须做的功课是用煤油灯烤蚊子

佚名2021-06-10 15:00:02  阅读次数:

晚上睡觉前,放下窗帘后,人们把美孚灯握在窗帘里,看到蚊子躺在窗帘上。把美孚灯轻轻放在蚊子下面就行了,美孚灯发出的热量很快就把蚊子的翅膀烤焦了,蚊子掉进了透明的灯罩里,被火焰灼伤了。这是知青睡觉前必须做的功课。半夜起来烤蚊子是常事。

1c0091b527102.jpg

煤油灯数据图

本文摘自: 《快乐老人报》 2016年3月31日第14版,作者:贾克昌,原题为:煤油灯,一点微光照亮贫寒岁月,节选

20世纪60年代,我在苏北的国营江心沙农场插队。当时农场没电,知青用的是美孚灯。美孚灯是煤油灯。灯的下面是一个高高的玻璃底座,中间有一个葫芦形的透明灯罩和一个灯座。灯座外的颈部有一个小旋钮,可以调节灯芯长度。

四个知青住一个宿舍。男知青宿舍只有一盏美孚灯。每人付20美分买一瓶煤油,然后大家用完后再付。男知青在这个美孚灯下打牌喝酒吹牛。女知青宿舍是每个人的灯,谁在宿舍就用自己的灯。如果四个女知青都在宿舍,四盏灯会同时亮,没有人愿意借别人的光。女知青在自己的灯下读书、缝纫、绣花。

除了照明,美孚灯也用于在炎热的夏天捕捉蚊子。晚上睡觉前,放下窗帘后,人们把美孚灯握在窗帘里,看到蚊子躺在窗帘上。把美孚灯轻轻放在蚊子下面就行了,美孚灯发出的热量很快就把蚊子的翅膀烤焦了,蚊子的翅膀掉进了透明的灯罩里,被火焰灼伤了。这是知青睡觉前必须做的功课。半夜起来烤蚊子是常事。知青永远不会在美孚灯下谈恋爱。知青月薪15元。给他们发工资时,给他们40斤饭票(1斤饭票1.6分,6元共计4分),6元钱的饭票,2元6分。如果没有家庭支持,2块钱的6毛钱就是一个月的全部开销。虽然一斤煤油三毛钱,但是知青点灯还是要小心的。

近年来,一些研究清末民国史的学者将注意力转向张之洞的另一个角色。他超越孙中山、袁世凯,被誉为清朝“第一掘墓人”。

4e38caca1743b.jpg

本文摘自: 《同舟共进》 2013年11期,作者:王开林,原题为: 《张之洞:清王朝的“头号掘墓人”?》 ,本文系节选

1949年后的一段时间里,随着晚清洋务派整体评价的下降,张之洞的历史地位和价值不可能长久下降。这位晚清儒生、洋务巨擘,被斥为“洋奴”、“汉奸”、“民族投降派”。但近年来,一些研究清末民国史的学者将目光转向了另一个角色张之洞,他超越了孙中山和袁世凯,被誉为清代“第一掘墓人”。张之洞在湖北经营了十几年,想借此延长帝国的运气,却事与愿违,一擦枪就断了王朝的筋。历史的玩笑开得太大了,真的莫名其妙。

事实上,历史的真相是一个隐现的拼图。盲人摸图像没好处,盲人摸蜡烛也没用。如果你保持一点耐心和好奇心,你会收获更多。当我们通过史料来看待“不可预知”的张之洞时,也许看不清楚,但试着去寻找一些原本的细节,去比较,去筛选,会更有意义,更有意思。

【废除科举制度的变态措施】

20世纪初,张之洞已经很老了。他和袁世凯一起,极力主张废除科举制度。反对者不傻,他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策略,以张之洞和袁世凯为例:“科举没有经济,张之洞不是科举出身吗?”如果校外没有人才,袁世凯为什么会被学校利用?”但这一次,当中国的科举制度真正走到尽头的时候,张之洞却“幸运”成为了它的终结者之一。当时,张之洞、袁世凯三位军部尚书主张废除科举,王文韶则反对。由于两票对一票,科举制度仍然被完全废除。袁世凯曾经带兵让他清官,但是那些主张保留科举的人指责他并不是很严厉,而张之洞则被极端批评为“过河拆桥”。

张之洞除了主张废除科举制度,打破了导致差生仕途的木桥,还做了两件当时被人们诟病的“好事”:以兴学改制为名,废除了书院院长(即院长、校长)制度,把教师的方式降为尊卑;幕客制被废除,书和战术被委托给文案,于是职员制流行起来。元朝时始兴设山长,一时半会必选山长,道德知识受到全体学生的尊重,教师威严,政府和人民赠送特殊礼物。明清沿袭旧制,教授、讲师、讲师均可任部长。张之洞废除了山制,广雅书院和湘学的督学由官方任命,教师为官员,性质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前巡抚司道有幕客,由一个刑事高手,一个智库,一个导师组成。慕斌和工作人员最大的区别是,慕斌只能出主意,但他可以私下行使权力,而工作人员可以公开行使权力。左唐宗是湖南巡抚罗张兵的宠臣。由于玩弄权术引起的公愤,他一度被武官谢帆指控,险些入狱。到了清朝末年(延至民国),幕僚多由大佬的心腹充任,上台很快,形成了特定的幕僚群体,打理地方事务。1954年冬天,三江平原腹地的小镇兴隆镇几乎一夜成名。这里只有两三百户人家,却有成千上万的人接踵而来。没有人会想到,“世界上第一个农场”会在半年内平升。

jpg"/>

北大荒 资料图

凤凰卫视1月27日《腾飞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何亮亮:1954年冬,三江平原腹地一个叫“兴隆镇”的小镇,几乎是一夜之间闻名天下,这里原本只有两三百户人家,却陆陆续续迎来了几千人马,谁也不会想到“天下第一农场”将在半年内平地而起。1954年10月,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第一次率团访华,了解到中国正在展开开荒和建设机械化的农场,立即提出要把苏联的丰富经验,系统地介绍给中国,帮助中国建立大型机械化农场作为新中国成立五周年的贺礼。其实苏联在赫鲁晓夫的倡导下,从1954年春天就开始实施开垦生荒地和熟荒地的计划,到此时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毛泽东对苏联的提议表示热烈欢迎,周恩来亲自筹划,指示这个大型谷物农场的任务是“出粮食、出经验、出人才”。

中央农业部经过反复的论证,把目光投向了北大荒,10月20号就组成了以东北国营农场管理局局长魏震五为首的国营谷物农场场址调查组,前往兴隆镇三道岗地区,展开了调查。半个月后,苏联派遣了土壤、水利、土地规划等领域的49位专家来华,包括苏联农业部的马斯洛夫,和苏联国营农场部的尼科连科,和中国科学院与黑龙江省的40名专家、教授和技术人员一道,星夜兼程赶到黑龙江的兴隆镇,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展开艰苦的战斗。土地规划是建立农场的基础和隔间,苏联专家把科学经验推广到了中国,他们在昏暗的油灯和烛光下精心绘制各种地形图、土壤分布图等,测量队接连50多天在240公里的原地界线上,埋下了164跟大界桩,划分了5个分场和13个生产队的地界。农场土地规划设计方案日渐成熟,1954年12月7号,国务院将农场正式命名为国营友谊农场,作为中苏两国友谊的纪念。

黑龙江省邮电局顶着风雪突击架通44公里长的电话线路,确保农场对外联系,省运输公司调集千余名运输工人和车辆,组成了庞大的运输队伍,筑路大队连夜抢修公路的同时,中央地方各级组织纷纷选调农业干部、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支援建设。1955年5月2号,友谊农场举行了隆重的开荒典礼,建场之后的30年,累计生产粮豆60多亿斤,向国家交售商品粮30多亿斤,还向垦区和全国输送了数以千计的农场管理干部、科技人员和熟练工人。北大荒农场群由“劳动密集型”开始向“知识密集型”转型,而中国的农业机械化的道路也越走越顺。

有人笑谈,张之洞是绍兴师爷的终结者。

佚名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