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的“不思蜀的幸福”真的是一种智慧吗?

的“不思蜀的幸福”真的是一种智慧吗?

网络整理2021-06-10 17:44:00  阅读次数:

刘禅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无能的君主,许多人总是把他当成一个警告,对他进行一些嘲笑或讽刺。但是接着有一个声音,就是说,刘禅这样做其实是一种明智和愚蠢的表现。毕竟,在司马昭的眼皮底下,刘禅只能这样保护自己。证据确凿,人们不得不相信。然而,刘禅真的是个傻瓜吗?不考虑舒的幸福真的是聪明的自我保护措施吗?

seln0ifkqu551110.jpg

1.蜀汉景尧六年(公元263年),邓艾率军在绵竹击败蜀将诸葛瞻,刘禅投降。第二年,刘禅全家来到洛阳,魏武帝曹欢给他起名叫安乐功。当时魏帝没有实权,大权掌握在司马昭手中。在宴会上,特意为安排了舒的歌舞节目。跟随刘禅到洛阳的人们感受到了亡国的悲哀,而刘禅却无动于衷,一如既往地谈笑风生。司马懿看到这种情况,就对贾充说:“一个人没有爱情有那么糟糕吗?诸葛亮就算活到现在也救不了他,何况姜维!”贾充道:“不是,殿下,怎么能吞并他!”

00ysjrnyvdj51111.jpg

一天,问:“你会想念舒吗?”答道:“我在这里很快乐,我不想念舒。西征闻知此事,乃召来,谓之曰:“若再问,汝当哭答曰:‘先人葬于蜀,吾日思之。’后来,司马昭再问他时,刘禅照着西征教他的,司马昭说:“为什么这听起来像西征的语气?刘禅惊讶地看着司马昭,说道:“你说的是真的。“这让司马昭周围的人都笑了。

这是成语“乐不思蜀”的典故。一般的解释是,刘禅很快乐,忘记了自己的根,然后逐渐演变成“快乐,忘记了回归”。作为刘禅,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而不去想自己的祖国,是一种无情的表现。作为一个国家的前皇帝,恐怕没有比他更无情的了。然而,有人认为刘禅装疯卖傻是智慧的体现,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保护了大量的朝臣。

cquhiecz2tj51112.jpg

2.刘禅真的是一种智慧吗?换句话说,刘灿陈真的是在通过装傻来保护自己和以前的下属吗?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事实不是这样,也就是说,真的是为舒着想,那么,奚正教他的东西就透露了他真诚的想法,不是吗?如果司马昭想杀了他,他能抓住他背后的话,大惊小怪吗?至于对官员的保护,就无从谈起了。亡国之君如何保护他人?官员的生死取决于他们能否被司马昭利用。举个例子,给他出主意投降的乔洲,一定是司马昭用的,不用别人保护。这是他写的投降书。如果不是,司马昭完全有理由用他煽动刘禅的话来杀死他。此外,官员不同于刘禅,他们在任命时拥有实际权力。不然关羽一家就被庞德的儿子害死了。为什么刘禅不能保护它?

xwzkljyijfi51114.jpg

如果刘禅真的是在装傻,也就是说,他是在司马昭面前演戏,试想,这演技有多高超?司马昭连听到他身后的话,是一种肯定的语气。刘灿陈如何用他的小技巧欺骗司马昭?

因此,事实上,只要刘禅不采取行动恢复国家,司马昭就不会杀死他。刘禅在魏军到达成都之前投降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指望他回归复国?

3.为什么不杀和前蜀大臣?应该说各有各的道理。

从刘禅的角度来看,他不是司马昭关注的焦点,但也是向世界展示的榜样。司马昭关注的焦点是投降的魏国皇帝曹桓,他的作用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魏国皇帝。但这个投降的皇帝是有用的,就是对东吴的示范作用。因为此时吴还没有死,所以留住可以给东吴的皇帝和大臣们树立一个好榜样。因此,一个无情的刘禅最适合司马昭。如果刘禅被杀,东吴人还会考虑投降吗?也有人拿东吴的孙皓和刘禅的例子做比较,但是没有办法比较。

l5bwzpqeado51115.jpg

金太康元年(公元280年)孙皓投降,太康五年(公元284年)病逝。那时,刘禅已经去世十三年了。孙皓死时,司马家篡位已二十年,吴投降已是第四年。这个时候做敌国皇帝有用吗?试想一下,如果在孙皓的时候,也请他穿衣服,也按照的称呼说:“我很想念舒,那里有我父母的坟墓!当了二十年皇帝的司马燕会不会趁机说:“会!我帮你,你就永远陪着你爸妈地下!"

朝臣也是如此。屈服的必被利用,不屈服的必被杀害。无论还是蜀,都有一部分人是晋朝的官员,也有一部分人是因为不想当二大臣而自杀身亡的。像那个乔洲,

《三国志》是这样记载的:“当时晋文王(司马昭)担任魏相国,由于谯周有保全蜀国的功劳,就把他封为阳城亭侯。晋文王又下达文书征召谯周,他出发后到了汉中,被疾病所困不能再往前走。……晋国新帝(司马炎)继位后,接连把诏书下达到谯周所在的地方官府,让他们敦促谯周出发。谯周这才带病前往洛阳,泰始三年时到达。谯周因病卧床不起,朝廷就到他家任命他为骑都尉,谯周说自己没有功劳,请求交还爵位和封赏的土地,朝廷都没有答应。”你看司马氏对谯周是多么的厚重!如果不是谯周有“全国之功”(劝刘禅投降),他会这样被司马氏看重吗?

2ijz5oytdqy51118.jpg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司马氏的需要,而司马氏的需要,不是一个装疯卖傻的刘禅,而是一个无心无肺的刘禅。同样的情况,司马昭也是在强调刘禅的无“情”,而不是强调的“义”,更不是强调的“廉耻”。郤正的话也同样是在“情”这个范围内,也就是说,大家都强调的一个“情”字,与政治无关,也与智慧无关。如果一定要说这是刘禅的智慧,那么,这种无情、无义、无廉耻的智慧,我们永远不要也罢。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