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卦 > 唇恋第五十六章爱是深沉而艰难的2

唇恋第五十六章爱是深沉而艰难的2

李赫2021-07-21 11:33:00  阅读次数: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告别了家人和童童,我们四个人回到了南海。我们向前来接机的同志们转达了他们的关心和慰问。两姐妹用外国的拥抱礼仪拥抱你之后,我们离开机场,来到酒店。

因为偏头痛和关节的原因,每次从滨江回来吃饭都是小事。主要是想在桑拿里蒸蒸,缓解关节,调整一些精神状态。当我回到家和阿姨聊天时,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回到南海后的几天里,我第一次和约翰老师谈起了董岩团队的工作。从我的讲话和行为中,我可以看到约翰老师对董岩本人和团队的热情。我想团队的运作和董岩本人让约翰老师感到信任和满意。这种状态让我感到欣慰!对于董岩集团来说,通过我的关系,董岩集团能够有约翰杜特尔这样的国际管理大师加入,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能够真正帮助董岩是我回来后第一件开心的事。

在学校的食堂,我找到了安平,详细询问了一周排练节目的成绩。看到安平看我的眼神,我告诉安平,我拿出彤彤宝宝的照片,告诉他我要回去看彤彤。安平说彤彤的大人小孩都很健康?我笑着说宝宝很可爱,长得像我爸爸。安平看到我开心的时候说:姗姗,看到你这个状态我真的很开心!你知道吗?离开之前,你觉得自己很匆忙。我答应了吗?安平笑着说:姗姗之后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我很在乎你。我无表情地看着安平说:谢谢!谢谢你这么说!"

离开饭堂后,我回到床上休息。下午,我去艺术团排练。我以为我很久没见杨政委了。我想到了校长的委托。午休后,我收拾好房子,径直走向我的车。正当我挑选车钥匙的时候,我听到了汽车喇叭的声音。我根据喇叭的歌唱频率猜测我是在问候我。我抬头看见包的秘书在车里按喇叭。当我仔细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卢波时,我轻笑了一声,故意不理他们,径直向我的车走去。这时,卢波赶紧下了车,跑到我身边,抱住我说:“姗姗,我的好姗姗,你怎么不理睬我?”我用眼睛看着卢波,笑了笑,然后把头凑到卢波的嘴边。当陆波亲吻后满意幸福的看着我,我问陆波为什么?你为什么和包的秘书一起跑去学校?这时,包的秘书过来招呼姗姗!能为你做什么?让我看看包书记不在家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把老婆照顾得很好。包书记说姗姗说的是实话,直到有了孩子才知道养孩子真的很难。这些天我的头越来越大了。你妻子允许我来找你透透气

让我看看。包书记说他又拿我当挡箭牌了。这么说吧,这个时候不能陪老婆,什么时候需要你?不要等将来后悔!包的秘书看着陆波当约翰老师的样子,耸了耸肩,说我不懂。我看着他们问:“说吧,你要和我一起去艺术团吗?”卢柏点点头,说,有什么事吗?卢波说没什么。我今天想和你出去玩!我看了一眼卢博,说上车。

李赫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