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明清热衷钓鱼执法:人浮于事需要额外财力

明清热衷钓鱼执法:人浮于事需要额外财力

网络整理2021-07-21 16:44:01  阅读次数:

明清时期,政府的具体执法人员被称为首长。具体来说就是三班首长的快班,所谓的快捕之类的。捕快属于三代不能合法参加科举的贱民。但是,这个贱民名副其实,只在天上。在老百姓中,捕快往往被认为是“翁”或主人。因为,法院的证词,其实是靠这些人来执行的。在某些情况下,普通人,无论是罪犯还是好公民,往往都在思想之间。所以虽然国外口碑不好,政治地位不高,但是抓得快也得花钱买。当不了正儿八经的局长,当不了帮工,当不了白佣,也是跃跃欲试。因此,每个县政府,都有成堆的首长,大大超编。

过度拥挤并不重要,因为一个县政府,真正吃官粮的人,其实只是从上面派来的主要官员。其余的文士和长官,严肃的公务开支,只有一点点补贴。至于帮忙服务和白服务,一分钱都不用交。任何一个不依靠补贴吃饭的局长,想靠都靠不上,因为那点钱根本养活不了生活。然而,不管是正直的、乐于助人的还是白人,酋长都过得很好。这水分就看政府办案权了。其实他们吃的是天主子手里的大印。以政府的威风,有什么补充的,没什么惹事的,就好好吃饭。这没什么好惹的,主要靠钓鱼执法。

钓鱼执法,先找对鱼。鱼是什么?他们是那些有钱有饭吃,却没有权力的人。就像上海的渔民,不能去钓军车、黑卡洋车、机关车。谁要是瞎了眼谁要是抓到了这些车的车头,鱼就抓不到了,就有猫腻了。找个好对象,开始就好。从外地找个无赖,冒充逃犯,然后跑到抓到的鱼那里,冒充逃兵,请求庇护。总之,想尽一切办法,装穷,就拿进去,哪怕不白给钱。只要被钓的对象善意或贪婪地移动,以为廉价劳动力会从天上掉下来,人会留在未来,酋长就会晚一点到达。窝藏逃犯的罪行足以让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破产。这种方式叫“活钓”。比起活钓,就是死钓。这个比较简单,只需要找一具无名尸体,饿死的方法是最好的。天黑时,尸体被运送到打捞物体的门口。第二天,在家人开门之前,村长撞门,把一起谋杀案栽赃到了家人头上。有一具尸体,一个农民的房子,盖着嘴,我也说不清。好在酋长们只骗钱,不要人命。因此,他们可以通过取出让酋长满意的钱来消除灾难。清空这个房子,这个房子要感谢。还有一种钓鱼,是针对旅行者的。旅行者一般都有几块钱,旅行的时候很贪心。酋长们利用这一点,找好妓女,打扮成好女人,假装逃跑或迷路。如果乘客贪小便宜嫖妓,那么麻烦就来了,马上有人上门当场抓住,说是拐卖。自然首领随后不请自来(他甚至不用打110),甚至虚张声势和欺骗,乘客们不得不掏空他们的线圈才能离开。这叫“鸽子钓”。

除了酋长,有时严肃的官员也做钓鱼。首席钓鱼只是为了钱。如果官员捕鱼,他们经常被杀,而且非常黑暗。举个例子,一个地方官想和一个人过不去,一时半会儿抓不住东西,就会指使一些江阳贼去爬这个人。一旦爬上去,就一定要死。比如清初江南秀才金圣叹,痛恨县令的贪婪,顺治死时去夫子庙哭。惹恼了总督大人,想以杀死这些学者为例。于是他们让被捕的海盗爬上这些学者,说他们是一伙的。于是书生成了海盗,金圣叹的头掉在了地上。

所以,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东西,钓鱼也不是什么新发明。好在上海某区的交通执法部门只从前辈那里学到了一个赚钱的技巧,并没有更进一步杀人。所以钓到的鱼,无论大小,都应该是念佛的。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