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进入古代官位后 还是读书 前秦每二十官有一师

进入古代官位后 还是读书 前秦每二十官有一师

网络整理2021-07-21 19:04:00  阅读次数:

古代官员学到了什么?

学入仕途后,往往离不开书,“不知书”成了笑柄

古代官员一般都很会读书,大多从小就看经典、历史、书籍、藏书。经过几年的训练,他们能够知道待人接物的原则,理解治乱和入仕时的兴衰之道。

在选拔古代官员时,采用了“学而优则仕”的官制。不在寒窗苦读几年,不积累儒家知识,就不可能通过严格的科举进入官场。就这样,因为习惯的原因,有一点读书的天赋,后天长期沉浸在人文知识的氛围和培养中,形成了读书的习惯,进入仕途后往往离不开书本。

据宋孔《续世说》记载,后金有一个人叫。他姐姐是皇后,借此裙带关系。虽然他读书不多,但并不妨碍他的升迁。皇帝让他写重要文书的时候,他就让同事代笔。就这样,他居然当上了总理。

据史料记载,宰相冯是个官员,但他“不知书”。至于“不懂书”的程度,没有具体的解释。比如冯丞相看公文,看到“姑息”二字,愣了一下,就“请教”了别人,被告知这两个字“令人失望”,所以冯丞相真的把它们当成“令人失望”了。

此事传开,成为官场笑谈,被称为“不知书丞相”。由此可见,即使在时局动荡的1000多年前的后晋,“不知书”也是一种耻辱。

寇准在北宋被捕后,通过司法部长了解了陕西的情况,蜀国的英俊男子也通过他在北宋的地位。寇准充分利用主人的友谊,临走时问张勇:“为什么教学要准确?”张勇说:“《霍光传》不能读。”寇准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找了一本书读,读了“不学无术”几个字。他笑着说:“这个张弓说我是。”

每二十名官员配备一名教师,负责解释经文和“教授发音句子”

历史上对傅坚印象最深的是《淝水之战》中的人物和败军最高统帅。但综合史料来看,他不仅是十六国时期的先秦武将皇帝,而且非常重视儒家思想。

《资治通鉴》卷130记载,公元372年,前秦皇帝傅坚上书:“关东人一旦学会了成为艺人,就被赐予礼物。”只要有精通一本史书或者一门特长的普通人,地方政府一定要高标准地把他们送到北京,中央政府会选拔授予他们相应的官职。

与此同时,后秦政府也明确规定,百石以上的官员,如果“一旦学不好,就成不了艺人”,就要立即撤职。从这个角度来看,1600多年前,为了增强国力,整顿吏治,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傅坚为建设“学习型政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公元375年,傅坚又写下圣旨:第一,请太子后裔和高官“读书领职”;第二,皇帝周围警卫部队的军官也必须学习文化知识,等等。具体实施办法是每20名官员配备一名教师讲解经文,“教发音句子”。

可见当时官员的教育水平并不太高。而大力弘扬学习文化的傅坚,却真的很想提高官员的整体素质。他在位初期,还实行了一系列的休养生息、加强生产的政策。前秦朝迅速统一了北方兰

这个命令当时严格执行,震惊了北魏的一些“老派”。后来,为了进一步督促北魏广大领导干部学习汉语,北魏朝廷陆续颁布诏令:“朝廷以上北方不要讲鲜卑方言,违者立即革职!”结果,官员们不得不加强他们的汉语学习,这导致了北魏学习汉语的高潮。不会说中文,不能当官。

李雪聘请儒生在午门外“开班”,相当于开了一个高级将领文化礼仪培训班

于《资治通鉴》记载,明朝洪武初年,因为英雄多为武将,所以都是战场上的顶尖英雄。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切逐渐步入正轨,更需要的是遵守法治。换句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所有的事情都必须遵守纪律,遵守纪律,遵守纪律。当年打仗杀敌的武将,似乎格格不入。

所以袁凯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现在明朝已经建立,许多以前有功勋的武将现在都住在首都。他们以前在部队出生,不熟悉平时君臣关系的原则,也不熟悉君臣之间的规矩。”。我请求雇用一些精通圣经典故的学者。将军们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和第十五天早上去政府后,他们将在政府中讲授这些军事指挥官的历史。希望经过一番教导,武将们自然会有一颗忠诚爱国的心。

刚刚登基的朱元璋“深以为然”,下令聘请博学的儒生在午门外“开班”,“与将军们讲故事”,相当于为高级将领开设了一门文化礼仪培训班。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崇尚儒家思想,经常鼓励开国功臣走近儒生,学习“有好办事,有礼貌”的文化知识,学习“存名”的历史知识,以达到“常以此为戒,择善而从之,然后与古圣融合”的效果。

虽然历史上的“聪明”统治者为了维护和巩固自己阶级的统治,培养了相关文化的官员,但也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在职官员的文化素养、行政执行能力甚至道德情操。

学法首创“领导干部法律知识资格考试”,根据考试成绩决定涨跌

古代官员大多来自知识分子,但他们从“四书五经”中学到的东西实际上是起作用的

中是远远不够用的。要当好官,还必须时刻学习与实际需要有关的很多专门性技术性知识,比如法律规定和刑名钱粮之类。

事实上,古代对于官员有不断学习业务知识的要求,有严格的制度,有考核要求,有奖惩办法,引导官员自觉学好法、用好法。

宋太宗时,首创了“领导干部法律知识任职资格考试”,具体做法是:每年对任职期满后的各级官员组织统一“试判”考试;考试内容是考官提供几则司法案例等材料,考生根据材料写司法判决书,以综合考察考生是否通晓法令规章。考完后,朝廷根据官员的考试成绩,决定官员的升降去留。

明朝官员学法还有全国统编法律教材,即朝廷编撰的《吏律公式》(相当于现在“公务员执法手则”)。

和明朝相比,清朝不仅更为严格,而且还经常搞突击检查。大清司法部长会突然召集干部职工,将当时的法律随便摘出一条,要求干部当场默写出来,然后将考试成绩分为上中下,报告给皇帝。古代“临时工”可以因学法得以提拔,即使是“刑满释放人员”,只要精通法律,也同样可以“复出”做官。

汉宣帝时,因研究《尚书》誉满华夏的学术泰斗夏侯胜被关进监狱,和原丞相府官员黄霸成为“狱友”。一起服刑过程中,夏侯胜觉得黄霸在法律领域相当有才。几年后,俩人相继刑满释放,夏侯胜在被“平反”担任“国家监察部长”后,马上向皇帝举荐了黄霸,理由是他对法律十分精通。不久,黄霸被朝廷任命为扬州刺史。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既然“精通法律”能迅速提升,于是古代官场“学法”蔚然成风,一些名头很响的大师也迅速看准了这个巨大的市场,竟以自身名气作为品牌资源,创办私立学校,将律令之学作为学校的王牌专业,广招各级官员和读书人为学生,大发横财。董仲舒就将自己的法律研究心得,写成“公羊治狱十六篇”,在自己的私立学院中传授学生赚钱;当时还出现一批精通法律的“另类”人物,为了发大财,竟辞官不做,专门做培训行当。比如钟皓,颍川郡人,“世善刑律”,政府多次聘他当官,可他竟“为二兄未仕,避隐密山,以诗、律教授,门徒千余人”,其每年开法律培训班的合法收入,不知高于他做官多少倍。

学专业汪龙庄将自己的做官心得写了一本《学治臆说》,被称为是知县教科书

那么,古代官员读些什么书呢?汉武帝“独尊儒术”政策以及后来的科举制度实施之后,简而言之,就是一部“经书”(“四书五经”),以及由此扩展而来的“四库”(经史子集)。前者应运于政事,后者则成就官员自身修养,如诗文等的陶冶。应当说,古代官员在读书上的热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是起过很大作用的。从韩愈、柳宗元到曾国藩、左宗棠,从范仲淹、苏东坡到林则徐、魏源,可谓不一而足,从中也给我们留下许多不朽的印记。

古代官员不但要学习如何做官,有些官员也将自己做官的心得,写成书,公开出版,作为后来做官者的学习参考书。在出版印刷业兴盛的明清时期,这类出版物非常畅销。清朝封疆大吏刚毅任云南按察使时,命人编纂了一部《官场必读》,将各项公文,分类编纂,遍赠僚属,以资辅佐;汪龙庄曾经当过14个官员的幕友(俗称“师爷”),自己也当过知县,官场经验极为丰富,写了一本《学治臆说》,被称为是知县教科书。

这些书是投身官场的人们的最好教科书,地方官员为了更好地完成本职工作,也非常喜欢研读专业性书籍,如宋朝的《洗冤录》,清朝的《宝鉴洗冤录》《刑钱指掌》《福惠全书》等,都是有关刑侦、法医、听讼之类的名篇,都流传甚广。像《钱谷大要》这类有关征税的书籍,也深受追捧。

在古代,官员的读书是持续性的现象,大凡为官一生,“致仕”(退休)时一般也要“刻部稿”,企盼给后世留下一点雪泥鸿爪。概因古时考量官员的标准,不仅要看其政绩,也要看其文化修养的高下。

本文来源笑傲酱油看历史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