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清代婚姻婚姻的愚昧:有一种出租和典当“妻子”的生意

清代婚姻婚姻的愚昧:有一种出租和典当“妻子”的生意

网络整理2021-07-22 08:20:01  阅读次数:

历史上,娶妻并不罕见。清朝时,浙江宁波、绍兴、台州等地流行娶妻的习俗。同时,情况也比较复杂,比如妻子嫁给别人,得到约定的一笔钱,期限届满后,拿出钱来赎回,有时是五年、十年。有的女人在外面生孩子,以至于后来很难分辨哪个是她原来的老公。就像柔石写的,短暂的仪式,生人,成熟了再回来。同样,清代甘肃也有租妻习俗。据记载,这一习俗在清代和谐干燥时期开始流行。有长期租金和临时租金。有的人因为穷,嫁不出去,想生后代,就向别人租了老婆。租老婆的时候他们订合同写明期限,或者两三年,或者生儿子。期满后,原婆家立即“促归,一日不能入住”。

20世纪30年代,作家柔石曾写过一部名为《为奴隶的母亲》的小说,里面的情节众所周知,文人和地主的妻子不能生育。穷人家的老婆“春宝娘”,是租来当临时老婆的,租期是到她生下一个读书人的儿子。作者用凄美的笔调,从“春宝娘”的角度,写出了人间的悲凉。

历史上,娶妻并不罕见。清朝时,浙江宁波、绍兴、台州等地流行娶妻的习俗。同时,情况也比较复杂,比如妻子嫁给别人,得到约定的一笔钱,期限届满后,拿出钱来赎回,有时是五年、十年。有的女人在外面生孩子,以至于后来很难分辨哪个是她原来的老公。就像柔石写的,短暂的仪式,生人,成熟了再回来。

同样,清代甘肃也有租妻习俗。据记载,这一习俗在清代和谐干燥时期开始流行。有长期租金和临时租金。有的人因为穷,嫁不出去,想生后代,就向别人租了老婆。租老婆的时候他们订合同写明期限,或者两三年,或者生儿子。期满后,原婆家立即“促归,一日不能入住”。(清)赵毅:《簷曝杂记》第4卷,中华书局,1982年,第76-77页。短租多是临时性的,比如外商、游客、路人,他们交钱后可以和租来的老婆住在一起。在约定期限内,大部分住在前夫家里,客人到了,前夫要避开。一旦达到约定期限,夫妻双方就不会再同意与客人同居,甚至在租房期间与客人有好感的女性也不会同意继续同居;按照你的意愿支付续租费用是另一回事。这种情况与江苏等地“抢店”的习俗颇为相似。区别在于冲店多为一次性交易,是交通运输的主要场所,是家里有女人招待过往顾客的方式,而甘肃等地的老婆期限相对较长,有合同。

甘肃等地也有兄弟通婚的“杂婚”现象。当地的婚俗,一个哥哥死了,妻子是嫂子,一个哥哥死了,娶了嫂子,都是常见的现象,类似于少数民族的“调房”制度。只有同宗的人在婚姻中不允许结婚,没有其他禁忌。如果弟弟不同意娶小姑,小姑也可以以吞屋毁伦罪在宗族起诉他。还有一种情况,家里穷,几个兄弟娶了老婆。兄弟平等,都是这个女人的丈夫,轮流和她睡觉。如果他们白天和她睡在一起,就在门口挂一条裙子,其他兄弟就知道他们避开了。孩子生下来,老大作为老大的后代,生下来以后,依次归各兄弟。

在甘肃、陕西等地,

至于有些地方,一个女人嫁了几个人然后离家出走回家,就叫“放鸽子”。其实是靠婚姻骗钱的把戏,和婚俗本身关系不大。放鸽子,在上海被称为“放鬣狗”,也有放鸽子为黄鹤不归的故事。俞樾《右台仙馆笔记》卷一:上海北乡有黄氏,李妻颇美,但黄穷无命。他与李合谋“放鸽子”,把李卖给了曹实。第三天,黄来到曹家,想和李一起逃走。结果李不但不肯离开,还声称要在曹家面前揭穿他的阴谋。黄只得仓皇出逃。

这里所说的婚俗,是汉族地区的典型情况。有研究者认为,这种情况发生在清代移民较多的地区。因为新移民区门槛硬,传统约束少,所以出现了这种婚俗变异。比如东北的“助人为乐”,基本上和上面说的招养老公的情况是一样的,都是在移民社会出生的。而浙江的宁夏、绍兴、台湾,陕西的汉中,赣南的一些地方,并不是清代移民多的地方,特殊的婚俗与移民关系不大。比如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为了生下后代。这表明生育是中国传统社会所有婚姻原则中最重要的原则。为了达到生育的目的,其他的原则,比如女人总会死的原则,应该让位于这个原则。比如广东省嘉应地区有一种婚俗,叫“等郎嫂”,意思是当地没有儿子的人也娶个童养媳来养,等着儿子出生,有时甚至要等上十几八年家里才有儿子,所以叫“等郎嫂”(清)刘胜木:《苌楚斋随笔》卷10,中华书局,1998。这种婚俗也与当地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有关。

这种汉族历史上的婚俗变异需要进一步研究。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