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好》皇帝尊师重教:康熙在太子面前打老师

《好》皇帝尊师重教:康熙在太子面前打老师

苑菁菁2021-07-22 10:12:00  阅读次数:

来源小奥酱油。com。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四月,康熙在皇帝徐的陪同下,向英台的教皇儿子射箭,康熙也让他射箭。然而,徐一向骑射不精,拉不开他的强弓,被康熙当面训斥。许袁梦只解释了两句,康熙恼羞成怒。他在太子面前被打得半死,并奉命抄徐的家,把他的父母流放到黑龙江。他怕耽误了群臣的学习,于是当晚就派人去治疗许的伤势,使许第二天不得不按时教训群臣。

那天雨下得很大。许带着伤来到宫前,跪在泥水里,哭着求禁军转过身来:“我无状侍奉,是死。我对父亲很老实,当官几十年,财产不过五百金,希望主能查出来。而且我父母老了病了,我这几年也很坚强。我还是能打赢一场兵仗的!”那些侍卫同情他,但又怕康熙的龙威,所以没人敢回头。后来有人暗中邀请朝鲜高官“声讨公(许)入”,为他说情。康熙才原谅了许袁梦的父母。

封建帝王在对付老师的时候,总是有两面性。一方面,出于某些政治需要,他们会表现出对老师的尊重。另一方面,他们骨子里并不看重老师。一旦他们不开心,他们就会侮辱和虐待他们的老师,残酷地迫害他们。

汉元帝把他的老师关进监狱

刘氏(前75-前33)是西汉第十一位皇帝。史书上说他“温良儒术”,就是优柔寡断,推崇儒术。古人的这种评价,前者还是中肯的,但后者应该大打折扣。因为他对老师的态度,是违背儒家伦理的。

小王智是汉元帝太子时的老师。他的正直和渊博的学识在当时的统治和反对界都是众所周知的。也是汉宣帝任命的辅佐汉元帝的侍郎,对汉元帝可谓“恩将仇报”。但是,对于这样的老师,汉元帝转了。

有一次,他身边的两个心腹,宫鸿和石现,诽谤他,诬告小王智。他不但不理会,还听之任之,默许他们将萧投入监狱。直到小王智的儿子来找父亲诉苦,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下令释放小王智等人。

但是,石贤等奸臣不会放弃。他们找了个人做汉元帝的思想工作,告诉他:“陛下,你一即位,老师和几个大臣都进了监狱,大家都认为你有充分的理由。”现在无故放出来,恢复到原来的帖子,就认错了,对自己的威信影响很大。再说,上次你把小王智送进监狱,也没什么不好。但你赦免了他并恢复了他的职务。他不仅不欣赏你,闭门思过,还到处抱怨诋毁你。所以,除非他再次入狱,否则不会彻底反省。把他放进去消除他的傲慢也是对他的爱.经过这番花言巧语的劝说,优柔寡断的皇帝再次动摇,萧再次被送进监狱,以便反省自己。小王智看到自己的学生被坏人操纵,绝望、失望,千方百计服毒自杀。当汉元帝再次“觉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明宣宗砸钱羞辱老师

明朝皇帝更流氓,这是历史学家判断的,也是很多史实证明的。例如,被称为“促织之帝”的明宣宗朱瞻基,尽管聪明善政,却是一个好皇帝,但始终难以摆脱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流氓习气。《长安客话》年,蒋一奎记录了这样一件事:

景泰初,盛宴开始。每次讲座结束,官布钱都放在地上,让官捡起来以为是恩典。当轮毂高了60多年,不方便推销,没有收入。当一个官员忘记自己的姓时,他经常捡起来让事情变得更糟。据:宣德年间,李世民获学士学位,任讲师。有一天,景陵(即玄宗朱瞻基)把钱带到历史博物馆,撒在地上,让讲师捡起来。当你一个人站着的时候,你喊到前面,袖里给钱,那么钱的事就来了很久。

说话官员就名分而言是皇帝的老师,说皇帝应该尊重和尊重他们是有道理的。但是,玄宗不仅不尊重老师,还故意刁难老师。每当老师下课,就让太监往地上扔几个臭钱,让老师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爬着收钱。别的老师不敢拒绝接,但李世民这种“性鲜”的老师是不会吃这一套的,宁死不屈。这让玄宗露出了无赖的另一面:吃硬不吃软。他见李世民不接钱,知道这个人不好惹,就乖乖地从袖子里掏出钱来奖励他。看着就恶心。显然,砸钱或赏钱说明皇帝根本不重视老师,只把老师当玩物。

康熙迫害太子老爷

被称为“千古一帝”的康熙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封建皇帝,历史上流传着很多他尊师重教的传说。据说他经常视察官员,告诉他们要把“尊师重教”作为一种政治规则,违者必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尊师”的皇帝,对教师的摧残是骇人听闻的。

有一次,王储的主人耿介给王子做了一次演讲。因为天气热,站了太久,他突然晕倒在地上。康熙得知后,非但没有责怪太子,反而责怪老师说:“你等着我站着,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坐着站着,你应该为自己说话。皇太子想让座,却不伺候我,敢独立?"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四月,康熙在皇帝徐的陪同下,向英台的教皇儿子射箭,康熙也让他射箭。然而,徐一向骑射不精,拉不开他的强弓,被康熙当面训斥。许袁梦只解释了两句,康熙恼羞成怒。他在太子面前被打得半死,并奉命抄徐的家,把他的父母流放到黑龙江。他怕耽误了群臣的学习,于是当晚就派人去治疗许的伤势,使许第二天不得不按时教训群臣。

那天雨下得很大。许带着伤来到宫前,跪在泥水里,哭着求禁军转过身来:“我无状侍奉,是死。我对父亲很老实,当官几十年,财产不过五百金,希望主能查出来。而且我父母老了病了,我这几年也很坚强。我还是能打赢一场兵仗的!”那些侍卫同情他,但又怕康熙的龙威,所以没人敢回头。后来有人偷偷邀请了一位朝鲜高官“声讨大众”

(徐元梦)同入”,代为求情,康熙这才命赦免了徐元梦的父母。

不过,徐元梦的厄运并未到此结束。康熙四十六年(1707)正月,康熙第六次南巡,路上接到京师三阿哥胤祉等人的请安帖后批示道:“这次随我来的几个小阿哥的作文,经我考察后,都不明文义,生疏而不流畅,这都是徐元梦不尽心教诲所导致的。拟将徐元梦革职,并当着全体阿哥之面,由干清门侍卫打三十板子。要是徐元梦还不改悔的话,就再加倍处罚,断不宽恕。”

康熙对一个老实巴交的老教师如此残酷迫害,这就不难看出,他所谓的“尊师重教”该有多么虚伪。

(摘自香港《文汇报》 作者:戴永夏)

苑菁菁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