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北宋灭亡后 皇后被洗劫:为什么只有一人幸免

北宋灭亡后 皇后被洗劫:为什么只有一人幸免

佚名2021-09-14 18:36:00  阅读次数:

靖康二年(1127年)春,晋人铁骑践踏汴京,北宋灭亡。四月,中原汉人历史上最屈辱的一幕发生了。“晋人随皇帝(按:宋徽宗和宋钦宗)、皇后和皇太子返回北方。全驾,卤书,皇后下车,卤书,冠服,礼器,法器,乐,教仪,祭祀器皿,八珍,九鼎,鬼璧,浑仪,铜人,刻漏,古器,景陵宫用品,太清楼秘阁三库书,世态图及官员,妾可以说北宋所有值钱的人物都差点被金人抓住。在这场被后人称为“靖康”的文化浩劫和资源掠夺中,只有两位皇族成员幸免于难,一位是九子康王,另一位是孟的第一位皇后。

孟氏(1073-1131),明州(今河北永年)人,出身名门。被选进宫后,高太后和项太后“爱之,教之于女”。公元1092年,七年,孟因能“行女子之礼”而被封为皇后。宋哲宗从小就是一只山羊,当他看到蒙特梭利相貌平平,比自己大三岁时,非常不满意。高太后看出端倪,对说:“想娶到这么好的妻子,不容易。我们应该珍惜它,教宋哲宗把国家放在第一位。想起宋哲宗一贯的脾气秉性,太后还在为孟氏担忧,不禁慨叹“人贤惜福,耳薄!在国外出了事,这个人一定要接。“这意味着女王虽然贤惠,但可惜没有得到祝福。如果将来国家发生大的变化,她害怕承担灾难。正如太后所料,孟的命运是曲折的,相当坎坷。

因为不喜欢蒙台梭利,除了偶尔和皇后打交道之外,把主要精力都花在了臣子刘身上。刘比小三岁,年轻貌美,能诗会写,“才气横溢冠之以情”,比孟更有魅力。同时,刘还是一个养尊处优、咄咄逼人的女人,整天想着推倒孟氏,让她来代替自己。孟生下女儿福清公主。绍圣三年(1096年)九月,福清公主生病,百医无效。孟姐姐“以道为治”。由于“伏水”之事一直是宫中禁忌,蒙台梭利大惊失色,慌忙命人藏好“伏水”。当宋哲宗来看望女儿时,蒙台梭利主动坦白,解释了整个故事,并在宋哲宗面前烧死了付梓。宋哲宗认为这是“人性”,并没有责怪蒙台梭利。不久,福清公主去世,失去女儿的痛苦让孟悲痛欲绝。然而,蒙台梭利还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一场灾难从天而降。

女人的嫉妒是最可怕的。一旦发作,什么都做得出来,更何况觊觎皇后宝座已久的刘。果然,刘抓住了这个把柄。一是到处造谣,指责孟暗中搞“恶心魅力的终结”;于是,孟“干娘听玄言夫人、尼发段、官拜王坚为后祷祠”的故事,被添油加醋地上报,诬陷为居心叵测的道士,用道教符号做佛事,意图诅咒皇帝。宋哲宗不喜欢蒙特梭利。当他听说蒙台梭利别有用心时,他怒不可遏,立即派人调查此事。刘趁机指使专案组"捕官嫔妃,爱护他们,残害他们的肢体,甚至打断他们的舌头",在严刑拷打的威胁下引起了一场冤案。当时北宋正处于新旧党争之中,蒙台梭利支持老党的高太后和项太后。高太后死后,宋哲宗掌管政治,并尽最大努力来应对

随即,下令废黜孟氏,“居宫,号华阳大师,玉精,法名冲至真相”。一代皇后因的政治自私和刘的困苦而做了一个留发的尼姑。华钥宫的名字有些华丽,但它是一个小院子,在汴京附近只有几栋破房子。地位和待遇一落千丈,日常生活被严密监控,孟的情况可想而知。公元1100年病逝,即位,旧党在的支持下重新抬头,孟被接回宫恢复皇后称号。因为刘氏家族被封为傅园皇后,所以孟氏家族被称为元佑皇后以示区别。没想到第二年他就给太后死了,然后元佑党事件就发生了。宋徽宗任命了一个新党,降级了旧党,失去了太后的庇护人孟氏,并再次受到牵连。崇宁元年(1102年)十月,孟第二次被弃,回到宫。更名为“Xi威远通报和苗晶石现”。

接下来的25年里,蒙台梭利在华钥宫过着悲惨的生活,那里荒凉但平静。然而,到了靖康元年(1126年),一场大火把宫烧成灰烬,孟只好迁往宫。不久,宫又发生了一场大火,孟不得不搬到他哥哥在大鱼岛附近的家。靖康二年(1127年),闻知孟之事,与群臣商议,欲再接孟入宫,重封为皇后。然而,在诏令颁布之前,京师的金兵攻占了汴京。金太宗授意金兵决定对大宋采取最恶毒的措施,就是将大宋皇室全部掳到徐金国,企图彻底消灭大宋。因此,在汉奸的认定下,北京金兵逮捕了北京内外所有的皇室成员。孟被抛弃,甚至被人们遗忘了很多年。因此,他侥幸逃脱了这次抢劫,不仅避免了被金人俘虏北上的灾难,而且在随后的岁月里享受到了至高无上的荣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孟挺过了“上康之难”是一个很好的诠释。

晋人北移后,张邦昌建立了伪楚政权。因为人们想到了宋朝,包括孟家人在内,在外面支持军队,宋朝的旗帜没有完全倒下。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出路,张邦昌把蒙台梭利接进皇宫,尊称他为宋太后,并派人把圣旨送到赵构。不久,张邦昌尊重蒙台梭利为元佑女王,并让她倾听政治。5月1日,赵构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称帝,建立了南宋王朝。同一天,蒙台梭利退幕,重返政坛。赵构尊称她为元佑太后,后改称陇右太后。建安三年(1129年),刚在杭州站稳脚跟的赵构兵变,被迫退位。起义军首领请赵构“禅子(按:赵构之子赵复),太后听政”。孟对政治一无所知,不知所措,但迫于形势,他不得不忍痛安慰叛军

。不久,在韩世忠等人的支援下,叛军溃败,孟氏久悬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赵构重登皇位后,孟氏再次撤帘,赵构尊孟氏为皇太后。不久,金兵大举南侵,赵构逃往东南滨海,孟氏逃往西南洪州(今南昌)。孟氏好不容易熬过惊心动魄的兵变,又踏上了颠簸流离的路程。金人退兵后,赵构想念孟氏,派人四处探访,最后将她接到越州(今绍兴)。从此,孟氏算是安定下来。从靖康之难到赵构即位,孟皇后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从北宋到南宋过渡时期的政治动荡。没有孟氏,赵构不可能当上皇帝;没有孟氏,赵构也不容易再度掌权。鉴于孟氏在国家两度危难之时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赵构对孟氏非常孝顺,“虽帷帐皆亲视;或得时果,必先献太后,然后敢尝”。长期沦为庶人的遭遇,使孟氏养成了生活节俭的习惯,以她当时的地位,完全可以随意支取钱帛,但她每月只肯领一千生活费,能够度日即可。孟氏喜欢喝越酒,赵构认为越酒酸苦不好喝,可以让外地进贡好酒,而孟氏却自己派人拿钱去买,孟氏的品行大抵如此。

绍兴元年(1131)春,孟氏患风疾,赵构悉心伺候不离左右,接连数日衣不解带,“帝旦暮不离左右,衣弗解带者连夕”。四月,孟氏病死,享年五十九岁,她的灵牌不仅放在宋哲宗祀室,还位列刘皇后之上,“附神主于哲宗室,位在昭怀皇后上”。后来,赵构将孟氏改谥昭慈圣献皇后。二度被废,又二度复位,并二次于国势危急之下被迫垂帘听政,孟氏经历之离奇,之曲折,之大起大落,之悲喜交织,在中国后妃史上实属罕见。往事越千年,每当读到这段沉重历史,笔者都要对这位曾历经离奇曲折沉浮、遭遇人生大起大落,并在南宋建国之初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传奇女子感慨一番。祸,福之所倚;失,得之所在。道学哲学中的这个辩证法真谛,如果用来形容孟氏命运多舛而又因祸得福的传奇一生,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佚名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