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辩题:秦始皇坑儒是事实 不带“黑锅”

辩题:秦始皇坑儒是事实 不带“黑锅”

刘羡2021-09-14 20:00:10  阅读次数:

虽然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秦始皇的市场一直在上升,尤其是近20年来对普通中国人的历史观产生巨大影响的电影电视剧,把秦始皇塑造成了一个英雄,在时代上无与伦比,人格也越来越高。凡是反对秦始皇的人,似乎都成了反对历史进步的反动丑恶阶级,但似乎没有人出来否认秦始皇埋书埋儒。两千多年来,中国文化界对秦始皇曾经埋书埋儒的事实没有争议。不仅司马迁说得斩钉截铁,历代史家也一定要提一提。熟悉史书记载的毛泽东也说,秦始皇埋葬的远不如“我们”。稍微有争议的是,秦始皇埋葬儒家的目的是什么,坑里的人是不是都是儒家等等。而埋葬儒家的事实是毫无疑问的。但最近,它成了一个公案。

首先,2009年11月18日,《中国阅读报》在《文化周刊》国学版刊登了李开元老师的文章《焚书坑儒,半桩伪造的历史》(以下简称《伪造》)。随后,2010年2月24日,国学版报纸刊登了老师的《“焚书坑儒”辨》,表示“李老师对‘惜儒’提出了四点质疑,笔者颇为赞同”。《伪造》我没看,不能说。

但《“焚书坑儒”辨》的结论“我们承认秦始皇的残暴,但不同意让秦始皇为坑儒背黑锅,因为实事求是是历史学家应该永远尊重的标准”,我们却不同意。我反复看了《“焚书坑儒”辨》(以下简称《辨》),觉得秦始皇坑儒并没有被推翻,反而更加确定了。要背黑锅,受委屈的不是秦始皇,而是黑锅。

《辨》说秦始皇下令焚书。“不难发现,它的目的不是为了灭绝儒家,而是为了取缔私立学校。”这种说法没有抓住要点。

《史记秦始皇本纪》李四出场了:

.异时诸侯而争,厚招游学。今天决定了,法律出来了。人民当家作主,就强迫农民工人,学者研究法律,禁止法律。今天,所有的学生都是从过去而不是现在学习,这样他们就很困惑和困惑。丞相思梅曰:古人散于天下,王侯所制。所有的话都是古为今用,用假话修饰,混淆现实。人们擅长他们的私人研究,并由他人建立。今天皇帝没有天下,不要白纸黑字定一个。私塾和非法教学,人家一听说,就拿自己的学问来讨论,别人就拿自己的心来说,别人就在街上说,夸主的名,以为利益不同就高。如果实行这种禁令,主要潜力就会下降,而党和政绩就会下降。这是禁止的。我让史官不记得秦朝就烧了。如果不是博士官,你敢藏《诗》,《书》,留一百个音箱,烧了。敢说《诗》和《书》的,弃市。不是从过去到现在的人。官员们见而知不举,也犯了同样的罪.

生而为士的李斯,充分表明了他知道书和文人对于政权的重要性。夺取政权要争取知识分子,巩固政权要控制知识分子。李四的话很直白,空谈没有虚荣心:秦国为了夺取天下,不仅要招募人才,还要“厚此薄彼”,让他们愿意被秦国而不是其他国家所利用。现在世界统一了,这些人也不像以前那么值钱了,不需要善待。但是,这些学者也用自己的知识指责现在的世界,蛊惑人心,破坏了今天的统治。因此,李斯认为,现在应该允许他们老实,不应该允许他们胡说八道,这样人民就不会迷茫,只会愚蠢地工作,不会有任何反对朝廷的思想和行为。李斯显然不主张杀光所有儒生,而是想杀光所有不听话、敢“不上学”的人。也不提倡秦国千万不要有《诗》、《书》之类的书,只能放在皇族的官库中,乡亲们连一点都不许离开。并不是绝对禁止别人看《诗》、《书》之类的书,但一定要按照官方标准解读,不允许越界。为什么要禁《诗》、《书》之类的书?就是因为读了这些书,会让人对朝廷已经树立起来的思想产生怀疑和不满,不仅会“不老实”,还会在公共场合“搬弄是非”,批评政务。于是“差”就变成了“谤”。只有禁止私塾,才能禁止这些不同于官方的理论的传播,有可能危及统治者的王位。儒生只要顺从地服从,按照官方的标准解读《诗》和《书》,仍然可以按照官方的正统理论,在教育民众服从统治、统一民众思想方面做出巨大的成就。所以,取缔“私立学校”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不仅是垄断办学权,更是“回归官学”(《辨》)。说到底就是垄断思想,支配话语权。不仅不允许公开讨论,甚至连想都不去想,从根本上彻底给你洗脑。总之,只要是“非”的,有可能危及“一”的,有可能“乱”的,敢“议”政影响“一尊”的,就一定要封杀。这是焚书坑儒,拒绝办“私塾”的关键点。

《辨》把“坑儒”事件定义为“故事”,说“故事原型可以在《说苑》卷,2《反质》卷找到”。《辨》文引之计《史通杂说篇》批评西汉刘向《说苑》“广陈伪事,多假言”,所以他得出结论“《说苑》属野史之流,信儒不足。”从而否认秦始皇在历史上欺骗了儒家。虽然刘翔的《说苑》有刘知几指出的缺陷,但刘知几只说它“全是假东西,多是假词”,而没有用全名来判断它是“全是假东西,全是假词”,完全否定了《说苑》的价值。但《辨》否认其“惜儒”记载的真实性,这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更让人费解的是,文章《辨》说司马迁“基本上是跟着《说苑反质》的谣言走的”。司马迁生于西汉中期(公元前1353354年前93年),刘向生于他死后16年(公元前77——年前6年)。《辨》还说刘翔是“西汉最后一叶”。但是司马迁可以“复制”一个当时还没有出生的人的内容,于是就成了关公对秦琼的战争。反而证明《说苑》在“惜儒”的记载中没有“伪事”或“伪言”。

本文来自小奥酱油看历史

刘羡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