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傲慢、刚愎、专制:大明宰相张居正的悲剧性格

傲慢、刚愎、专制:大明宰相张居正的悲剧性格

刘羡2021-09-15 08:20:00  阅读次数:

文章自《救时宰相张居正》作者:刘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成功也是力量,失败也是力量。权力会有很大的成就,也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分不清事情,不知道如何做好人。张的致命弱点是他太强大而无法克制,沉醉在奉承的陷阱里。

张的行为留下了许多是非曲直,无论是赞成的、反对的,甚至无一例外,他的傲慢和武断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与他的远见和勇气密不可分,这表明他是一位具有非凡人格的政治家。

在社会实践中,尤其是在社会的转折关头,一切创造性的决策往往源于个人的智慧和行动,坚强的人格是成就伟大事业的潜在品质。从这方面来说,个人性格往往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张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将自己的理想和意志融入政治生活,促成了明末社会的变革。卑微的出身,官场上的纷争,强势玩家对抗中的竞争,各种不利因素,都可以成为他积累实力,提高威风的台阶,这是他性格的主导方面。然而,他有时傲慢、目光短浅、气馁。这些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负面因素,限制了改革事业的深化,预设了他背后的失败陷阱。

心狠手辣,受贿谄媚,大而小,强而卑,性格多面,性格复杂,就像传说中的湖北九头鸟,似鸭非鸭,浑身绯红,“九头鸟在鸣”。这九个头不仅是浩瀚神力的展示,更是各种声音的呈现。这种多声部和谐的构图体现了张性格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明史》这样评价张:“做人要长到肚子里。勇敢一点,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深处有一座城,你无法衡量。”长相挺拔,胡须长而飘飘,咄咄逼人,思想深邃,才华横溢,英俊傲慢,让人遥不可及。这就是历史上的张,一个人们看不到的张托雅。

无知与正义

钢铁般的意志是张性格的精髓。他用这样的铁腕行动,执法,镇压,攻击反对派。他提倡军事家孙、的兵法治国之道,提倡“以杀制杀,以刑制刑”,“偷者得之,得之必罚”,给敌对势力以无情的*击。官员是根据打击的力度来评估的,如果打击无效,就会被杀无赦。所谓“约束不清,命令不熟,都是将军的错误;约束明确,应用成熟,兵不血刃。这是士兵的错,他们是无辜的。“这种以立法形式出现的杀人指令,驱使官员们压制所有不服从法庭的政治观点和意见。他也没有任命法官来管理偏远地区。尹正茂是个凶悍无情的人,名声不好。许多人反对他的任命,但张认为只有能解决这个问题。当选两广总督。殷一上台,就大张旗鼓地镇压蓝一清、赖,杀了数万人,平息了风波。在致张的信中,自豪地说:“为平定南方之乱,作出巨大的贡献,官员和学者钦佩男性的才能,相信我对人民的了解。”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张、上台后,面临广东潮州反明势力的叛乱。他在给尹正茂的信里告诉我,南方的贼就像野草,被铲除再生了。自古以来,南方的将军们不可能一下子消灭混乱。今天,当严格的法律得到执行时,军队被动员起来,灭绝被执行。”如果你看到一个小偷,你应该杀了他。别让他回来。“如有违反者,将按军法处理,当众斩首,使人众说纷纭

“见贼即杀,不求其还”,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暴力理论。用战争时期形成的《孙子兵法》来治理和平时期的内政,必然会崇拜暴力。纵观张的内外政策,除了对蒙古给予特殊照顾之外,对国内的治安,无论是起义还是盗窃,正义还是不公,我们都尽力惩治,绝不手软。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徽州织布工拒绝纳税。张认为,虽然尹正茂处理不当引起了骚乱,但由于圣旨已经颁布,不允许有任何投诉。他知道这是政府处理不当引起的纠纷,本来可以通过协调解决,但他坚持不让上诉,只是因为政令已经下达,所以他还是强行*了,为的是不让世人效仿,保住法院的面子。故障机械师沉入海底。

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有些观点是符合民意的。例如,他认为当地骚乱的原因往往是坏官员的麻烦。但他考察的是官员以功德为标准的本质,但实际上他还是关注镇压是否有效,公开鼓励暴力。毫无疑问,一些小起义是弱势群体对压迫的反抗。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原因,如果得罪了朝廷,就永远不会得到原谅。他的最终目的是彻底摧毁任何可能的暴力反抗,巩固明朝的统治。

历史上著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命题源于张的压抑理论。他说:一场小火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手指就能扑灭,就能燎原。"河里的水虽然多,但还是可以救的."。鹏鸟不起飞的时候可以往下看。一旦它冲向天空,就有擅长射击的猎人,却无所事事。是防止的办法,就是“生而不生,生而不萌”。

这篇文章,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标题为《人主保身以保民论》。说白了就是对君主说:要维护权力的稳定,就要密切关注新出现的火花,一举熄灭。这就是他“禁止生于前,控制生于前”的真谛。

至于张暴动,可以不遗余力,努力消除其根源。广东灵溪山民从嘉靖年间开始反叛朝廷,历时数十年。当地巡抚办公室要求再次镇压,朝臣认为山高路远,难以安定。张亲自出马,一举出动三十万大军讲和,宣称:“根和芽再萌,绝不会软。”

这次镇压叛乱给张带来了极大的兴奋。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四川巡抚成功地镇压了九思山的都丈人。他在贺信中反复称赞:“我很高兴!很开心!”自述“听到好消息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掉牙。”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欢呼雀跃,并没有觉得自己的鞋子和牙齿坏了。喜欢压抑和惩罚是魔鬼的心情。所以他对人的话毫无同情之心,对夺走他们感情的同事煞费苦心。

将他们打得血肉横飞,逐出京城,毫无怜悯之心。

刘羡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