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从康熙和乾隆对人参的不同看法:希望善用人�

从康熙和乾隆对人参的不同看法:希望善用人�

网络整理2021-09-15 19:04:00  阅读次数:

人参被誉为“药材之王”、“诸药之长”。说白了就是医学上的“教主”、“宗主”或者“大哥”的意思。如果没有效果,能有这个地位吗?现在由于科技的发展,人工培育的“园参”也多了起来,没那么稀罕和昂贵了,普通人也买得起的多了。不同的人对人参的功效有不同的看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数百年前的清朝,康熙帝和乾隆皇帝对人参的态度不同,值得我们关注。康熙是个不大爱尚武的亲政之人,身体一直很强壮,不需要人参补缺强身。他对人参不太重视,不仅下令“除库存200公斤人参外,其余应在曹寅出售”以充实国库,还指责《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3354曹寅突然患疟疾,这是长期服用人参引起的。

乾隆皇帝听从了他的祖父康熙的教诲,服从了旧制度,对人参非常重视。他不仅写了两首“赞参”的诗,说人参“惜善护稀”,“土地资源丰富,医经讲究大端”。而且他自己也很爱人参,临死还生病,把人参当成不可或缺的补品,可见不同的身体素质,不同的经历,人们对人参如黄金般珍贵的态度不同也就不足为奇了。

“下面是人参,上面是紫气。”《礼斗威仪》里说,过去发现的野山参,因为年代久远,形状奇气,疗效突出。宋朝《图经本草论人参》记载:“据说两个人要一起走(竞走),一个含人参,一个空口,各走三五里。不含人参的会有大口气,含人参的会自由呼吸。”清代陈师铎《本草新编》特别称赞《伤寒大全》中的药方“沈度汤”,只用人参。能治一时失阳,一时失血,一时精走,阳死。他的药不能使事情变慢,所以必须用人参122或342作为汤剂来挽救,否则阳会消散而死。”时至今日,“沈度汤”仍是中医治疗阳脱证的常用药物。

我们对人参的推崇也影响到了东方的邻国日本。明治维新前,一些普通人,因为父母或丈夫生病,曾经出现过卖身去神草买人参的孝顺妇女和烈士。俄国人对人参也有浓厚的兴趣,沙皇政府还专门指定了一个人购买和研究人参。人参,人参的拉丁学名(这个词来自希腊),意思是“完全药”,意思是这种植物可以治愈所有疾病。瑞典的林奈在那一年给人参起了这样一个“美称”,这大概采纳了中国人的意见。

人参是通过马可波罗传入欧洲的,当时没有引起欧洲人的注意。举世闻名的《大英百科全书》甚至武断地假设人参这个角色是虚构的,最多是心理作用。有消息称,以色列也明令禁止人参。客观来说,人参也是一把双刃剑。清代医家徐惠熙说:“今天医生用人参,储蓄者少,杀人者多”,王孟英也说:“用得不当,参加手术也没什么区别”。加州大学对连续服用人参约两年的133名中老年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60%以上有中枢神经系统兴奋症状,如失眠、易醒、震颤等。14%的人有腹泻和高血压;20%的人容易被激怒;百分之十的人抑郁。也就是说,就像滥用抗生素一样,人参滥用综合症值得医生、药剂师和全世界的关注。

“山中有奇草,绿叶盛开;体弱健康者,善数人参。”希望大家能够合理利用这个“草药之王”,为人类健康做出应有的贡献。

这篇文章来自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