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成吉思汗的坚持:一定要夺回被抢的老婆

成吉思汗的坚持:一定要夺回被抢的老婆

刘羡2021-09-15 19:32:00  阅读次数:

文章来源于小奥酱油的历史()

本文摘自《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作者:杰克魏泽福特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清晨黎明时分,铁木真一家人正睡在一个帐篷里,独自在克鲁连河上游的草原上扎营,一群准备抢劫的米儿乞丐正飞快地向他们扑来。这位来历不明的老妇人住在他们家,她头朝下躺在地上。正如其他老年妇女经常出现的那样,她清晨的许多时间都在辗转反侧,半睡半醒。随着马越来越近,她感觉到马蹄声震动着地面。

突然,她突然从朦胧中醒来,惊恐地惊醒了其他人。七个男孩从睡梦中跳起来,疯狂地穿上靴子,冲向拴在附近的马。铁木真带着他的六个同伴,母亲和妹妹逃走了。然而,他的新娘、继母索兹格勒和那个救了所有人的老妇人却没有时间逃跑。在危险的部落世界,日常生活随时面临灾难或灭绝,没有人对人工骑士行为规则感兴趣。在快速权衡得失的决定中,他们留下这三个女人作为掠夺者的战利品,以此来拖延掠夺者的脚步,给别人逃跑的时间。对于铁木真这一群逃亡者来说,空旷的草原无法避难,他们只好向北方的安全山区疾驰而去。

当劫掠者到达帐篷时,铁木真和他的一小队逃亡者已经在黎明前消失在黑暗中,但他们很快发现马可波罗藏在一辆由老妇人驾驶的牛车里。米尔乞讨的人四处寻找。那些日子对铁木真来说极其危险。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沿着布尔汉赫勒登山的山坡和树木繁茂的山谷潜行。最后,米尔奇蒂人放弃了到处寻找,而是向西北方向行进到他们在塞勒格河边的遥远家乡。塞莱格河是西伯利亚贝加尔湖的一条支流。铁木真担心米儿乞丐的撤退可能是个陷阱,于是派别勒古泰和他的两个朋友博尔舒和哲米乐去侦察三天,以确定他们是否真的离开而不是返回突袭。

铁木真躲在布尔汗山的森林里。他面临着人生的关键选择。老婆被抢了他该怎么办?他本可以放弃重新获得马可波罗职位的任何希望,这是一个完全可以预见的过程,因为他们的弱势群体绝对无法对付比他们强大得多的米埃尔乞讨部落。在适当的时候,铁木真可以找到另一个妻子,但就像他的父亲对他的母亲所做的那样,他必须掠夺她,因为没有一个家庭会自愿将他们的女儿许配给一个妻子被更强大的人夺走的人。

过去,铁木真依靠自己敏捷的智慧选择战斗或逃跑,但那些决定都是对突发危机或偶然机遇的本能反应。现在,他必须权衡并制定一个影响他生活的行动计划。他必须对自己的命运做出选择。他信任曾经救过他的布尔汗山,此时又在躲藏。他向山神祈祷。

与佛教、伊斯兰教或基督教有宗教经典和神职人员等传统不同,蒙古人坚持万物有灵,向周围的圣灵祈祷。他们尊重“长寿”,崇拜“太阳的金光”,崇拜大自然无限的精神力量。蒙古人把自然界分为两部分:天和地球。人的灵魂不仅包含在身体的静止部分,还包含在血液、呼吸、气味等流动的生命中。因此,大地的灵魂也包含在流动的水中。流过地面的小溪,就像人体内循环的血液,三江源出于此山。因为布尔汉霍勒顿是最高的山,确切地说是“圣山”,是这个地区的“可汗”,也是世界上离“长寿日”最近的地方。作为三江源,布尔汗海伦敦山也是蒙古世界的神圣中心。

《秘史》叙述了铁木真对自己从恰尔奇蒂人手中逃脱深表感激。他首先祈祷并感谢他保护了他的山和穿过天空的太阳。他特别感谢那个被俘的老妇人,她那黄鼠狼般的听觉拯救了其他人。他也感谢了身边所有的神。按照蒙古人的习俗,他把马奶撒到空中和地上。他从长袍上解下腰带,挂在脖子上。传统上只由男性佩戴的肩带或腰带是蒙古男性身份的核心代表。对铁木真来说,通过脱下腰带,他表现出了对周围神灵不屈的服从和多么卑微。然后摘下帽子,双手抱胸,在太阳和圣山前跪下磕头九次。

对于草原部落来说,政治和世俗的权力离不开超自然的权力,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长寿”的来源。为了寻求成功,战胜别人,人必须获得神界赋予的超自然力量。精神旗帜如果能引领胜利,带来力量,就必须先注入灵异力量。当铁木真躲在布尔汗山时,三天的祈祷标志着他和圣山之间永久而密切的精神关系的开始,这种关系将持续很长时间。而且他相信圣山会给他提供特殊的保护。这座山将是他力量的源泉。

科勒顿山不仅给了他力量,起初似乎也用一个艰难的选择来考验他。每一条源于这座山的河流都为他提供了行动的选择。他可以选择东南方向,沿着他曾经居住过的克拉里昂河顺流而下。然而,作为一名牧民,无论他设法积累了多少牲畜或妇女,他总是受到米埃尔乞讨者、泰国赤武乞讨者或任何其他意想不到的客人的攻击威胁。

他本人就出生在流向东北的南河沿岸,河流为他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与克鲁连河相比,蜿蜒地带的树木更加茂盛,难以接近。南河可以提供更多的藏身之处,但缺少适合放牧的牧场。和他小时候一样,住在那里需要全家人以捕鱼、诱捕鸟类或捕杀老鼠等小型哺乳动物为生。住在吴楠河边是安全的,但是没有繁荣和尊严。第三种选择是沿着流向西南的图拉河走,寻求王翰的帮助。铁木真送给他一件貂皮大衣。那时,铁木真已经拒绝了王罕作为他赞助下的下属首领的地位

。仅仅一年之后的现在,尽管铁木真曾选择过被篾儿乞惕袭击者驱逐的生活,但他似乎仍不愿投入到可汗间互相残杀的斗争中去。而除此之外,似乎又没有其他的方式可夺回他的新娘。

刘羡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