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雍正给年羹尧荔枝六天给Xi安 为什么还想杀他

雍正给年羹尧荔枝六天给Xi安 为什么还想杀他

李赫2021-09-15 20:28:00  阅读次数:

与剑史网转载

雍正对年羹尧发誓:“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皇帝,我不能因为你的善良而奖励你。”也就是说,雍正如果不是一个好皇帝,第一个就会对不起年羹尧。这种恶心的话从来没见过。雍正把荔枝送给年羹尧,为了保鲜,驿站派人催。从首都到Xi安只花了6天,似乎不比“红尘中骑妾而笑”的杨贵妃差多少。年羹尧虽然是“旧金山老人”,但并不真正了解新皇帝。他想当然的认为皇帝对他那么好,即使不能天长地久,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所以,他没有做多余的考虑。他去北京朝圣,贵族们下马迎接,他点头。有官员跪下回答,他连看都没看。

文章来自《帝国杀戮:宫廷斗争史》作者:文祥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雍正为了制衡立体、立体、立体,搞了一些政治把戏,但这些把戏和把戏都没起作用,还要看雍正的政治改良。年羹尧平定青海叛乱,无异于向执政党和在野党内外宣示雍正的“知人之智”。而且康熙没有利索的解决青海问题,不到几个月就在雍正手里出奇的干净,让那些原本反对的反对者说不出话来。隆科多对雍正的皇位做出了第一份贡献,年羹尧并没有直接参与皇位的争夺。所以年羹尧在雍正的皇位上不如龙克多。但清朝雍正二年,年羹尧对西北有所贡献,比原来更美。气势开始超越龙克多,成为雍正这一时期的头号宠儿。年羹尧巅峰时拜伏垣将军,还赐其一等功称号。年羹尧的父亲也因其遥远的岁月被授予一等功称号,儿子年彬被授予一等(子爵)称号。

年羹尧是川陕总督,但手很长。他也能照顾云南的事情。山西巡抚没有按照年羹尧的话办事,雍正把巡抚带走了。朝廷发生了重大人事变动,雍正也咨询了年羹尧。年羹尧的发起人、外交部、兵部都很重视,把它作为一件大事来处理,称之为“年度选举”;雍正还亲密地对年羹尧说:“你这样做真的不知道怎么伤害你,所以你有脸见天地之神。”这个不算。雍正对年羹尧发誓:“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皇帝,我不能奖励你。”也就是说,雍正如果不是一个好皇帝,第一个就会对不起年羹尧。这种恶心的话从来没见过。雍正把荔枝送给年羹尧,为了保鲜,驿站派人催。从首都到Xi安只花了6天,似乎不比“红尘中骑妾而笑”的杨贵妃差多少。年羹尧虽然是“旧金山老人”,但并不真正了解新皇帝。他想当然的认为皇帝对他那么好,即使不能天长地久,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所以,他没有做多余的考虑。他去北京朝圣,贵族们下马迎接,他点头。有官员跪下回答,他连看都没看。

在年羹尧闷烧的同时,龙克多也在蓬勃发展。龙克多雍正即位,封为太保,吏部尚书,立范苑尚书,《圣祖仁皇帝实录》总裁官,《大清会典》总裁官,《明史》监事长。雍正提到他一直叫他“叔”,亲昵的程度比较少见。年羹尧受到宠爱,看不起龙克多。雍正当然不可能告诉年羹尧龙克多支持他登基。他只能旁敲侧击的说:“龙克多叔叔,这个人真是圣父皇帝的忠臣,国家的英雄,国家的好臣,真正是当代第一的难得的臣。”龙克多一个人,那么多“部长”,明显高于年羹尧。雍正怕两人心结,特意指定年羹尧长子年喜收养龙克多为儿子。龙克多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接到这个领养的年熙告诉雍正:“我打了就应该有三个儿子,现在得到了皇上恩典的赏赐,就像上天赐给我的一样。”他还说:“我两个(指他和年羹尧)少看两个人,就是对皇帝的否定。”这就是他要和年羹尧团结到底的意思。雍正、年羹尧、龙克多的“三位一体”和“千古君臣的典范”并不像雍正自己说的那样,远不如年羹尧、龙所预料的那样,但一年多之后,新皇帝反过来反对他。

雍正为什么要转而反对年羹尧和龙可多?年羹尧和龙可多是雍正对抗尹稚集团的两把利剑,但他们没想到会败在尹稚集团之前。原因是什么?以往一些清史研究者多以年羹尧、龙克多为唯一答案,不准确,没有说出年羹尧、龙之死的真相。“老谋深算的兔子还在,好狗先做饭”这种历史现象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岳飞,南宋名将,宋高宗赵构钦点的将军。他被杀的原因无非是两个主要原因。第一个阻碍了赵构的和平谈判;第二,深深触动赵构的禁忌。第一个是众所周知的,第二个是指岳飞建议让赵伯聪为赵构王储。因为赵构早年被8 Jin J威胁,阳痿无法解除。他收养了两个皇子,一个叫赵伯聪,一个叫赵伯久。他最终没有决定哪个是王储。岳飞出于诚意,把赵伯聪封为太子。当时有人直言反对岳飞,认为岳飞是将军,谈建立预备役这样的大事不合适。岳飞没有听进去,果然,他的话立刻被赵构恶心到了。赵构说:“你是将军,握有重兵。这种事情不适合你插手。”防备武将是宋朝的国策,历代君主都把武将参政作为最高禁忌。岳飞虽忠,却被杀。

从岳飞的例子可以看出,雍正之所以迫不及待地要除掉年羹尧和龙可多,是因为年羹尧和龙触及了雍正最大的忌讳,必须赶紧除掉。那么,雍正最大的忌讳是什么呢?围绕着王位的继承。雍正“弄错了地方”。这些人虽然不会说话,但并不代表他们心里没说,行动上也没流露出来。所以,尽快摆脱这些政敌和局内人,是雍正的既定方针。

我们先来看看年羹尧的遭遇。在雍正眼里,年羹尧是个有“前科”的人。早在太子时代,雍正就很生气,因为年羹尧曾经对皇帝三子的主子孟光祖表示过恩情,称年羹尧为“女学生”

,还威胁年说要去皇帝那里揭发,搞得年羹尧不得不俯首帖耳。可是,年羹尧虽说是雍正所谓的“藩邸旧人”,但毕竟也是朝廷的封疆大吏,雍正贵为皇子却没有直接统属年羹尧的权力。最让雍正深感忌讳的是,皇九子胤禟曾派外国人穆景远拉拢年羹尧,穆景远对年羹尧说:“九阿哥貌似有福之人,将来很有可能会被立为皇太子。”年羹尧并不为所动,可这一场景却被雍正深深地记在了心上。此后胤禟被软禁在西北交给年羹尧管理,年羹尧上奏说胤禟“颇知收敛”,这明里已经给胤禟说好话了,雍正不以为然地批驳说,胤禟是奸宄叵测之人,继续提防才行。可见在整治胤禩、胤禟这件事上,雍正、年羹尧是有一定分歧的。要说年羹尧拥戴雍正即位这点上应该没有太多的疑问,主仆关系尽管不很密切可也休戚相关,胤禵从西北回来,年羹尧一个人受命于危难之间,用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平定了罗布藏丹津的叛乱,给雍正挣足了脸面。

李赫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