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在博物馆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在博物馆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网络整理2021-10-13 14:52:00  阅读次数:

其实我有点喜欢历史和考古,很好奇在博物馆工作是什么感觉。请大家回答问题,感谢大家在日报上戳我!

我更新了以下!因为年代久远,我没有勇气去拼凑。没想到大家都很喜欢。我会继续快速写作.……TwT感谢@苏烟的邀请。我在史密森尼学会下属的国家博物馆自然历史部担任视频制作人。

“自然历史”的概念与历史无关。它是自然科学的总称,包括天文学、地理学和生物学。我的经历和很多回答者的苦恨也很不一样,可能因为我是一个中学女生._ (:3 _) z另外,不得不说,美国的博物馆和中国的博物馆很不一样,没有敲诈中国的意思。我们的博物馆在展示的同时进行科学研究,在收藏、研究和展览方面站在世界前列。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精力充沛。

让我们把我工作期间的日记贴出来。早在我刚来弗吉尼亚读书的时候,我就向导师表达了对史密森尼博物馆的敬佩。我满怀激情地说:“我每个周末都想去华盛顿做志愿者!”导师有一种奇怪的表情:“难道在学校的美术馆就做不好吗?”

我坚定的回答,我的真爱是自然历史博物馆,那里芦苇坚韧如丝,岩石不动。

后来终于买了车,每周五开两个小时回马医院拍片,才知道导师当时的表情可以简化为两个字:呵呵。

当然,我这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二中女生,是不可能轻易接受命运的。我很快找到了一种曲线救国的方法,并成为史密森尼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翻译志愿者,在那里我可以远程工作。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我国的科技在某些方面已经发展到世界一流的博物馆需要翻译文献才能向——学习。说白了,这方面就是对银杏害虫的研究。

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试图在中国的银杏种植社区和美国博物馆的学术界之间架起一座文化桥梁。大部分需要翻译的句子是这样的:

“根据我区天气特点,从4月下旬至5月上旬,喷洒甲基托布津或多菌灵800-1000次防病,发病高峰期喷洒50%杀菌剂800-1000次溶液或70%代森锰锌600次溶液,每15-20天一次,约2-3次。”

我想知道读过我翻译的植物学家是否能理解我的好意,当他看到“许多细菌”和“后退细菌”这样的词时。

通过多次翻译,我已经熟悉了银杏害虫及其防治方法。如果以后找不到工作,我会回到祖国,在广西桂林植物研究所做一名合格的农药喷洒员。

2.在史密森尼自然历史博物馆实习后,我发现她的国际化不仅体现在学术研究上,也体现在工作人员上。据我所知,光我们部门就有野德国人、英国人、墨西哥人、土耳其人、波多黎各人和我。

我曾经以为我是整个博物馆唯一的中国人。然而,馆长来系里开会,讲了一个感人的中国女科学家的故事,以激励我们努力工作。

这位科学家在一个叫武汉的小村庄长大,他的父母是农民。虽然她从小就下定决心要和植物打交道,但农民的父母坚持认为植物是只有男孩才能做的事情,禁止她下地。于是她努力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在史密森尼植物园学葡萄,实现了梦想。

馆长被自己感动了,掏出小手帕擦汗。我在里面坐下,几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努力板起脸安慰自己:还好我是搞葡萄的,不是搞银杏的,不然我好像能看到自己的未来。

我想了一下,决定如果馆长问我,我会说我从小就立志学传媒,希望有一天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媒人。

3.每次给朋友介绍我现在实习的地方,我都会补充一句,就是博物馆梦幻之夜2里的博物馆。

像电影里一样,除了对外开放的展区,大部分博物馆藏品都存放在封闭的区域供科学家研究。认识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是一个严重的中学生患者,总是把自己的生活当成好莱坞的奇幻电影。比如我在学驾照的时候,纠结了很久是学自动档还是手动档。原因是如果停在路边的车恰好是世界尽头的手动挡,我该怎么跳进去踩油门拯救世界?

后来朋友告诉我,没有车钥匙是打不开门的,不管是自动的还是手动的。

所以,我其实很乐意在合集后拿着手电筒和相机在里面玩,就像电影里一样。那我为什么一直不敢这么做?

网络整理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