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见证封建社会的封建孝道广场 对女性充满血泪

见证封建社会的封建孝道广场 对女性充满血泪

刘羡2021-10-14 11:36:00  阅读次数:

永泰县梁青镇朱妍自然村杂草丛生的村道一角,一间斑驳的石头作坊静悄悄的。石坊上,青翠的藤蔓和青苔,多色调,像一个苦涩憔悴的老妇人,坚持了200多年。

这座纪念碑广场建于道光二十年。它是由卓杰的妻子张进建造的,张进是一名进贡学生,生来就有皇帝的愿望,要扮演一个天生的村夫。广场高6.23米,宽4.8米,上面写着“圣旨”,中间刻着“孝”两个字。龙凤花草浮雕精美。清除石柱上的青藤,可以清楚地看到,镌刻的对联:“历经30年风霜苦心呵护,为日月争光千载”。我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的光荣和辉煌。

触摸它粗糙的皮肤,就像触摸一个源远流长的符号,触摸中国文化的根。

封建时代,永泰县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一个或多个节日和孝道作坊,解放初期建立“新旧”时大都被破坏。然而,朱妍村的节日孝坊却能完整保存下来,堪称世界遗宝,是封建社会毒害女性最有力的见证。

记得小时候老家长清乡未央村有两个孝道作坊,矗立在乡间小路上,高大雄伟。建国初期修路时毁了。我问过老人,咨询了《永泰县志》才知道其中一家是“百岁贞操”作坊。《通志》有100多字,“吴仪氏,郭之国子——郭健之妻,长清人,早年丧偶守节,深得伯母(夫父)宠爱。活到98岁,一个屋檐下见六代,是永泰几百年来的盛事。道光不满意,专门目的是造一个广场,说‘贞节百年’。”

旧社会妇女崇尚贞节,达到贞节后,地方官员就在宫廷里奏乐,下令为贞节广场建表。而建造一座永垂不朽的牌坊需要多少血泪?《永泰县志》有血有泪的文字记录:

张茅氏,文光金淑女,徐子林琦君,朱军女,十六岁,立志要打败他。和木主结婚。顾以孝闻事,以慈抚嗣。对老脚来说,应该不会超过门槛。嘉庆二十一年,松阳龙符广场建成。

宋,董之妻,生于岷县,为宋邦俊之女。十八年入董门,方以载而朝钟。他痛哭流涕,不自信,发誓要坚持下去。屏肥泽衣冠楚楚,整天不出闺房(门),一家人也难得。30多年来,戴夫一直抚养他的叔叔和婶婶,这样两位老人就可以忘记他们没有孩子的痛苦。

吴进士林杰敖之妻关氏,在京当二等侍卫,死于斗门。石羊医学殉难。一封写给“桀烈功人”的信,专为造方而写。

……

每一个字都浸透了血泪,读起来很痛苦。

明清500多年来,永泰县遵守封建礼教的贤淑贤淑女性数量无法考证。有530多人被《永泰县志》记录或封号。一个男人死了之后,要么服侍公婆,抚养子嗣,吃苦几十年,要么“绝食殉难”,“走到一边去”,要么“偷渡自杀,自杀而死”,从而成为封建女性道德的牺牲品。这是当时很多女性的共同经历,一个残酷的童话。

夕阳下,肖杰广场上矗立着一块块沉重的巨石,上面画满了鲜血。这不是“白娘子”上的“雷峰塔”吗?

孝坊依然存在,但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女性心目中的“雷峰塔”已经崩塌,这是一种福气。

来源小奥酱油史

刘羡

Copyright © 2017-2021 奇景网 All Rights Reserved